抗洪現場    汛情
  7月14日至15日,鳳凰遭遇30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襲擊。據初步統計,全縣受災人口19.6萬人,受災商鋪店面近4000家,全縣直接經濟損失3.05億元。
  應對
  7月15日至16日,國家防總工作組來到我省益陽、自治州等地檢查指導防汛抗災工作。先後察看了鳳凰縣、沱江鎮部分水庫的險情搶護及鳳凰古城沿河街道受淹情況等。
  浪漫的沱江突然變成了恐怖的惡水,瞬間淹沒了詩意的鳳凰。
  7月14日至15日,鳳凰遭遇300年一遇的罕見特大暴雨,印象中溫婉的沱江在16日上午9時水位達306.96米。
  洪水逼近,鳳凰古城史上第一次選擇關閉。截至記者發稿時,洪水已退至安全水位,但已造成3.05億元的直接損失,幸運的是城內無人傷亡。
  這令各界在詬病這座城“過度開發防洪配套不足”的同時,其應急組織疏散之功也不可忽略。
  30分鐘全城進水
  17日15時,南華橋下方還有一些臨街房屋泡在流淌而過的滾滾江水裡。
  來自貴州三江鎮的胡培花到鳳凰已7年多,靠擺首飾攤謀生。她租住在風雨橋附近的民房裡,處沱江上游。洪水最先是從此處經過的。
  15日9時許,胡培花目睹了風雨橋被毀,“木橋分4次被沖斷,水一捲,就全部不見了。”
  她當場忍不住哭了,“好可惜,今年重新刷了油漆,掛了大紅燈籠,很多年輕游客喜歡坐在橋上看風景。”
  洶涌沱江水順流而下,這是由於上游水庫泄洪所致。
  袁謀峰記得,水把店鋪淹了,就是從9點到9點半這段時間,“接到通知撤退時,已來不及搬東西走。”
  六旬老人吃不下飯
  17日10時許,鳳凰古城區城隍廟18號樓,62歲的房主陳化智拿著塑料勺把屋裡的淤泥一瓢瓢鏟出來。女兒在一旁惋惜地說,“爺爺奶奶留下來的房子,裡面的木床全部浸泡透了,大門也泡得變形了,柵欄門已被水沖走。”這裡離沈從文故居不足500米。
  隔著的一條南邊街,兩旁有商鋪,店主在救災人員的幫助下,把貨物從房間里搬出來,一個個商鋪前堆起了一座座小山似的物品,上面裹著厚厚的黃泥。
  附近的東正街、南門坨街道也積留著漫過腳背的污泥,兩邊的商鋪都在拿水沖洗屋裡的泥巴。
  陳化智指著牆面說,水漫到了屋裡1.3米左右的位置,他臨時住到女兒家。女兒在一旁心疼地說,陳化智這兩天都急得吃不下飯。今天一早回到家,發現門打不開,原來漂浮到一起的傢具把門堵住了。
  被洪水沖亂的生活
  沱江兩岸的臨江酒吧、客棧是一大特色,兩旁的小吃店、銀器店、民族服飾店,讓游客流連忘返。
  而如今呈現在游客湛邵斌眼前的,是被洪水掃蕩後的殘敗景象。入住後準備睡一個好覺,未曾想早上6點就被人喊醒。他看了下江水,發現離江岸還有距離,客棧老闆也認為沒事。可中午時分,已發現沒法回去。
  離他住處不遠的一家酒吧,室內物品被洪水捲走,留下空洞洞的房間。
  靠近虹橋西邊橋頭的酒吧老闆楊先生心有戚戚焉,“酒吧投資上百萬,水一衝裝修要重新搞,差不多全沒了。”
  從張家界過來的袁謀峰拿著鐵鍬鏟著屋裡的泥巴,他家的貨物櫃被沖走,洗衣機也被衝進了江中。16日,雖然江水還沒退,但他老婆還是涉水進了店鋪查看,“拼了命也要進來。”她說,不忍心打拼10來年獲取的家當化為烏有。■記者 黃定都
  爭議
  當地政府回應過度開發質疑
  胡培花說,這不是鳳凰頭次遭水淹,不過這次最嚴重。
  鳳凰縣政府一工作人員說,古城從15日19時許開始拉起警戒線“封城”,直到17日9時取消,為時38小時。其間,古城東部電力中斷,自來水也停了,商家、住戶被轉移到臨時安置點。
  對於民眾反映“預警不及時,沒有提前泄洪”的質疑,官方表示,14日已發佈預警,且在洪水到來時發動全員疏散,已儘力保護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。
  鳳凰縣防指辦公室主任吳汝成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,鳳凰古城商業開發後,酒店、旅館建得離沱江岸邊越來越近,改變了河流斷面,加重了災情。
  胡培花說,河邊的一些酒吧、客棧是最近幾年建起來的,越來越多。
  沱江兩岸的房屋密密麻麻,被指規劃存在不完善之處。鳳凰縣規劃局局長滕召利對此不認可,他稱很早以前就有建在沱江邊的弔腳樓,“只有個別群眾在江邊加建房屋。”
  而古城開發後,沱江邊建起黃永玉捐建的4座橋跟風雨橋。這些江邊、江中構建物是否會影響泄洪?有民眾質疑,古城開發觀賞性與防洪實用性之間存在矛盾。官方回應稱,古城的開發是嚴格按照《鳳凰古城保護條例》進行的。
  特寫
  他在洪水中救出30餘人
  鳳凰人田全友,鳳凰古城景區旅游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游船班班長,在這次突如其來的洪水中第一個敲開住戶的門,一個人救出了30多個人,等所有人安全了,他才去救自己兩個患有小兒麻痹症的兒子。
  15日凌晨是田全友的當班時間,凌晨3:20許,蹲守在沱江邊北門碼頭上的他看到洪水越漲越高時,一邊向公司彙報一邊敲開旁邊住戶的門,“漲水了,快出來!”自此開始了救人的過程。
  整整一天,他顧不上吃飯,背老人家、幫住戶們轉移東西,一天救出30多個人。而此時,他自己兩個行動不便的兒子,正住在沈從文故居旁,但他連看一眼的時間都沒有。
  到了晚上7點,同事戴成桂偶遇田全友時,田正用兩個板車將兒子拖在車上轉移。“感謝武警戰士幫我把兒子轉移到安全的區域,否則我真不知道還能否看見他們了。”田全友不斷地說著謝謝,戴成桂也忍不住淚流滿面。
  現在,田家一家人已被安置在鳳凰古城公司宿舍。
  搶險兩日
  14日
  12時  鳳凰啟動防汛Ⅱ級應急響應。
  15日
  凌晨4點50分  啟動沱江沿河群眾預警;
  6時  啟動防汛I級應急響應;
  10時  兩岸商戶居民完成疏散撤離;
  11時  全面啟動鳳凰古城及周邊群眾疏散轉移工作;
  19時  公安機關實施治安管制,轉移群眾和游客11.5萬人。
  影響
  2.3萬游客無一失聯 
  景區無條件退票1萬張
  7月17日,鳳凰古城水位繼續下降,由縣旅游公司、黨政機關、志願者、個體工商業者組織的萬人清掃大軍正在對過水街道進行打掃。鳳凰古城供水面已超過50%,供電面已超過85%。經鳳凰縣旅游局全城排查統計,此次洪災中,成功轉移游客2.3萬人,無人傷亡,無一人失聯。
  鳳凰縣旅游局介紹,洪災期間接聽游客求助電話166個,成功處理游客訴求312人次,無條件退票10325張,金額達97萬元,與組團社及時對接聯繫,勸返游客33187人次。■據新華社
(編輯:SN063)
創作者介紹

生日蛋糕

uk74ukyf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