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前,全國婦聯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和某婚戀網聯合發佈《婚戀狀況調查報告》,該報告顯示,超過40%的受訪女性希望理想伴侶的職業是公務員,以下依次是企事業管理人員、警察/軍人、企業主等;38.3%的受訪男性則希望理想伴侶的職業為教師,以下依次是公務員、醫務工作者、金融財會人員等。來自世紀佳緣網的數據顯示,在實名登記的擇偶行業選擇上,公務員的排名是第一位。
  中國社工協會婚姻家庭部顧問邱少波認為,“男找教師,女找公務員”反映了現在的一種社會現象:新的社會壓力環境促使人們在婚戀選擇取向時,作出盡可能讓自己將來的壓力減少的有利選擇。
  最近,有關基層公務員的報道成為各大媒體和網站關註的焦點。對於年輕的基層公務員來說,是否如外界想象的那樣,在婚戀上一帆風順呢?中國青年報記者對一些基層公務員進行了採訪。
  “苦不堪言的異地戀”
  在天津某機關工作的公務員小鄒大學畢業兩年,是一個來自山東的小伙子,考選調生來到了現在的機關工作。
  每天晚上睡覺前,他都要和相戀幾年的女朋友打個電話,這是忙碌的一天最輕鬆幸福的時刻。
  談起他和他的女朋友,小鄒說:“我們是高中同學,高考之前就確立了戀愛關係。然後是4年的大學生活。畢業時,她考進了一家國有銀行,在家鄉上班。第二年,我考上了國家公務員,工作地點是天津。原本約好畢業一起回家找工作的願望被現實的選擇打得支離破碎。看不到在一起的任何希望,又不想繼續體味苦不堪言的異地戀,我們分手了。”
  分手之後,小鄒在單位同事的關心下參加過幾次相親,但姑娘們對公務員的期望都很高,希望能夠有車有房,然而這些對於剛剛參加工作的小鄒來說,還是很遙遠的事情。“等到失去之後才會發現自己根本離不開,期間的痛苦無法言語卻刻骨銘心,尤其是她對我工作的理解是其他人包括父母不可替代的。經過不斷地努力,我們和好了。困難還是擺在面前——異地戀。”
  “異地調動目前來說是很難的事情,就看將來是不是能有相關的政策。”談到長久廝守,小鄒覺得那還是一個奢望。
  “現實擺在面前,家人一開始想說服我放棄,重新開始一份新感情,但我倆一如既往的堅持或許打動了他們,他們不再勸說我們放棄,反而努力想辦法解決困難。”在小鄒和女朋友的堅持下,家人也從反對改成支持,兩家家長見面訂了婚,計劃在2014年國慶節的時候給他們舉辦婚禮。
  說起長遠打算,小鄒說,“如果單純考慮發展,當然是大城市的國家公務員平臺更寬廣、發展空間更大;但對於情侶來說,不在一起似乎看不到清晰的未來。綜合家庭和工作,我會多方面考慮,選擇一個能平衡兩者關係的答案。”
  小鄒和女朋友守候了他們的愛情,這是少數的。小鄒身邊的同事,有好多是從外地考到天津工作的,他們有不少因為工作原因放棄了堅持幾年的愛情。不過,最讓小鄒佩服的是“有的為了自己的愛人選擇了這座城市的工作,或苦或累都是甜蜜”。
  “生活上的困難一定有辦法解決”
  在濟南某區機關工作的李雷(化名)今年24歲,2013年7月剛畢業的他考上了公務員,從外地來到這裡工作。
  李雷因為剛到機關上班,工資並不高,好在他工作的地方物價不高,和幾個一同來機關上班的年輕人合租一套公寓,可以省下不少錢。
  最近,經單位同事介紹,李雷談了一個女朋友,也是從外地考過來的公務員。兩個人的工資差不多,在大學都是特別優秀的學生幹部,所以兩人之間有許多共同語言,很談得來,他們遇到的唯一障礙就是忙。年底工作繁忙,許多全年的工作都要組織總結,下班之後,李雷經常會加班,有時候會跟著領導應酬外出陪客人。這樣一來,他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,經常只能在電話里問候和寒暄兩句。
  “計劃是兩年之內結婚,不過最頭痛的問題就是現在的工資不高,父母都在農村老家,不可能幫助我們,我們在一線本分工作,不可能拿任何外快。”李雷向記者坦言,面對婚姻的現實時,才真正發現“理想很豐滿、現實很骨感”。“老家有幾個出來創業做生意的,收入比我高,他們羡慕我的穩定,我羡慕他們的灑脫和掙錢的本事。也許,人總是生活在別處。”
  和其他同事相比,他找對象是比較早的。和他一起考來的公務員大部分是外地的年輕人,剛到該區工作,沒有親戚熟人,多數現在還是單身。“舉目無親,人生地不熟,但生活上的困難一定有辦法解決。”李雷說,“我們區雖然沒有大城市那麼發達,但是卻有著非常好的發展前景。這是我們這批年輕人考來這裡當公務員的主要原因,對美好生活的憧憬是我們工作和生活的動力。”
  “必須在老家找個姑娘結婚”
  肖瀟(化名)是湖南人,4年前研究生畢業考到北京某區的宣傳部當幹事。留在了北京,還拿到了北京戶口,這在農村老家的人看來是很牛的,因為他成了北京人。
  與工作相比,肖瀟的戀愛問題解決得不太好,“還沒有讓父母抱上孫子。”肖瀟說,他本來找了一個北京姑娘,但對方的要求很高,希望他能夠儘快解決房子問題。如果住到女方家裡去,他說自己會很不自在,一個是女方家距離上班的地方有點遠,二來他覺得在生活習慣上很難融入,比如他想吃辣就很難被滿足。促使肖瀟和對方分手的是,他們一起回過一次他的湖南老家,但對方毫無歸屬感,嫌棄家裡吃住的各種條件,非要住市裡的賓館。“不能充分尊重對方的生活習性和生長背景是我最受不了的。”儘管他和女友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,但兩個人最終還是選擇了分手。
  如今,肖瀟就快30歲了。在老家,很多小學同學的孩子都上了小學,而他還沒有結婚。單位里,常常有熱心人要給他介紹姑娘。然而,有過之前的經歷,他說自己“變得更挑剔了”,“不是挑對方的長相和家庭,而是更看重是否吃苦耐勞,思來想去,覺得必須在老家找個姑娘結婚。”
  肖瀟說,今年春節回家,他的任務之一就是相親,目前已經有親戚在老家幫他物色了一個好女孩,就等他回去見面。“房子會有的,老婆也會有的,只要踏踏實實幹好自己的事情,將來會有發展和上升的空間。”肖瀟對自己的未來很樂觀,“如果結婚了,我希望她能從老家來北京,和我同甘共苦,一起奮鬥。”肖瀟說。  (原標題:“對美好生活的憧憬是我們工作和生活的動力”)
創作者介紹

生日蛋糕

uk74ukyf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